语言文化学学科 Linguistics and Literature

教授 高田 茂树 (英语学・英美文学)

[主 题] 人是表演者,世界是大舞台
image

我正在以莎士比亚及与他同一时代的戏剧为中心,研究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在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这部作品中,有以下这样一节。

宴会已结束了!方才已经说过, 我们所看到的这些演员们,全部是妖怪,突然间向空气中,向稀薄的空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并且,他们像没有根基的这个幻影的框架一样,或云雾缭绕的高塔,或奢侈豪华的宫殿,或壮丽巍峨的寺院,不!连同这硕大的地球本身,还包括居住在那里的一切生灵,无一例外终将云消烟散,不复存在,如同方才消失的无实质内容的魔术表演一样,身后没有留下一个立足处吧。 我们是由与梦同样的成分构成的,我们虚幻的人生一直被笼罩在睡眠中。
(第4幕第1场146--58行)

以上是魔术师Prospelow,在向人们展示自己出演的假面剧后说的一段话。 "世界是单纯的虚构物,人不过是这个虚构的舞台上扮演角色的表演者。"这句台词作为确切表达这一构思的事例,已是众所周知了,而在莎士比亚的作品中,把人生比喻成戏剧,把世界看作剧场这种构思和表现还能发现许多。

而且,绝不单单限于莎士比亚,倒不如说,这是文艺复兴时期极有特征性的构思之一。
在这个时代,人处于常常会强烈地意识到自身形态的虚幻以及其周围世界的虚构性的状况中。

当时,在英国,中世纪的封建体制崩溃,积蓄了经济实力的中产阶级开始抬头,于是出现了远远越过以往任何时期的流动性社会状况。
这种状况为那些满怀才能和野心的个人提供了尽量发挥自己能力的机会,另一方面,人们身处与自己诞生和成长环境迥然不同的新的场景,不得不着意饰演自己的举止,以与该状况相适宜。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断暴露的过程中,人们终于幡然大悟,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特意扮演一种虚构的角色吗!
并且,在这样的流动社会中,一方面诞生了青云直上登上权力宝座的时代宠儿,相反也出现一瞬间从高处重重跌落的人。 即使权力位居绝顶的人中,也难以拭去内心深处的忐忑不安,在喧嚣繁华舞台的正下方,延伸着无底深渊的地狱。

"世界是大舞台,人是表演者"这句话,作为这种魅力与不安,荣华与悲惨犬牙交错状况的凝缩,淋漓尽致表现出来。 不可将这个比喻单纯地理解为措词巧妙,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作,通过对莎士比亚的深入挖掘,以及其他剧作家作品的研究,即所谓以此作为镜子,翻过来探究这个世界上我们不可思议的意义。

l Contents Menu
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