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化学学科 Linguistics and Literature

教授 竹内 义晴 (德语学・德国文学)

[主 题] 专注于认知语言学=身体语言学
image

如果认为语言学是"词语的研究",那么往往会忘记身体的作用。

  • 所谓"词语",是指书面上的片断吗?
  • 是该片断所录制后的语音连锁吗?
  • 该语音连锁具有传达意思的功能吗?

如果那样考虑,语言学则看成是将词语相互连接的"规则的学问",或熟记复杂语法活用与助动词的背诵科目。当如此考虑时,头脑中就会浮现出那些显摆语法的规则和习语的优等生得意的面孔。想起了少年时期,心中曾暗暗发誓"我不愿成为那样的人!"就是说,决不能成为那种"胸无远大抱负者"。

我一定要胸怀"远大志向"。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得心应手地运用词语呢?

我们的口,鼻,声带和肺,横膈膜以及控制这些器官的神经系统其构成极其完备,我们能自由自在地运用语音。语言之所以便于传达我们的思想,在于语言哪一要素?怎样发挥作用?

黑猩猩擅长一瞥洞察展现在面前的信息,这一点人类望尘莫及。人类不能一眼看清一个层面,总是要追时系列进行观察。这样,为了将认知信息摄取为时系列排列符号的语言符号,可以说,已形成巧妙的结构化。假如我们能像黑猩猩那样,擅长一目了然看透事物,也许我们不会进化成使用语言的动物。

人类是从森林来到热带大草原,由采集生活转换为狩猎生活,因此走进认识壁龛的猴子。
也许在视野开阔的热带大草原,那种一看便能领会信息的认知方式,难以获取狩猎所需充分的信息。认知外界的眼睛和神经系统这一身体基础得到特殊进化的结果,我们成为使用语言的动物。

认知语言学是从身体基础角度,探讨语言奥秘的科学。我的专业是德语学,但德语也同样,如果从这种观点来看,充满无尽的乐趣。

l Contents Menu
ü